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调离西藏,吴忠对天鸣枪,打光一个弹夹,抱头痛哭歌声悲恸

2022-05-18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作者:喵哆哩1990年2月26日,三亚通往海口的公路上,一辆小车先是猛地一跳,然后就像脱缰失去控制的野马,径......
治疗白癜风医院

作者:喵哆哩

1990年2月26日,三亚通往海口的公路上,一辆小车先是猛地一跳,然后就像脱缰失去控制的野马,径直朝着一棵大树撞去。一声巨响,副驾驶上的人被强大的惯性甩向前方,车子仪表箱盖断裂的尖角,正好刺中他的心脏。正好,有辆海军救护车路过此处,见有车祸发生,立马停车抢救,但伤员伤情过于严重,海军救护车立马将伤员送往海口急救。

怎奈伤员到达医院时,医生已经无力回天,尽管他们使出浑身解数,也没能将伤员从鬼门关里拉回来。下午16时,伤员遽然离世,人们整理他的遗物时,从他口里发现一份渗着鲜血的手稿——《打开和平解放西藏大门的一战——昌都战役》。

这位伤员不是别人,正是赫赫有名的开国少将吴忠。这位南征北战、东征西讨的百战将军,没有死在敌人的枪弹之下,却被飞来横祸夺走了生命,真是世事难料,令人扼腕叹息。

人们打开那份沾满了吴忠鲜血的手稿,不禁落泪,这是老将军戎马一生的缩影。尽管他的一生坎坷,但始终满怀一腔忠诚,战胜了种种磨难和困苦。

1950年1月,吴忠率领52师由眉山南下,向宜宾开进。在欢送大会上,兵团司令员杨勇将军把自己心爱的收音机送给了吴忠。据说吴忠早就惦记上了杨勇将军的收音机,只是不敢明火执仗地向杨勇司令员讨要。对此,杨勇心里也有数,只是差个合适的机会亲手把它赠送给吴忠。

此次,52师在18军麾下南进,杨勇司令员便把这伴随了自己很久的收音机,赠送给了吴忠。得此厚礼,吴忠很是高兴,全师官兵也很高兴。在他们心里,此次驻防川南,是杨勇司令员对他们的一种补偿和照顾,过去18军吃了太多的苦。可是谁也不会想到,18军面临的绝对不是蜀地的安宁富饶,一场更为严峻的考验正在悄然向他们逼近。

行军途中,战士们纷纷议论:宜宾是个好地方,酒美人美,满街都是酒作坊,深吸一口气,都能把人醺醉,等到了宜宾,喜欢喝酒的家伙们,可以敞开肚皮喝了。

有人反驳说,800万蒋军都被收拾了,何惧一个川妹子?也有人说,川妹子外表看起来火辣,其实也是温柔如水的可人,知冷知热的可会心疼人,会过日子,能娶个川妹子当老婆,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

说什么的都有,总之南下的52师官兵对于进驻宜宾充满了憧憬,对战争结束后的和平充满向往,准确地说,他们还没有进入宜宾,就已经陶醉于对宜宾的各种幻想中。然而,这种美妙的环境很快就被打破了。

1950年1月7日,当52师进驻犍为县短暂休整时,18军一封电报突然而至,吴忠看过电报,脸色为之一变,他从电报上“停止前进,就地待命”八个大字中,嗅到了别样的味道。

吴忠马上要通了18军军长张国华的电话,张国华告诉吴忠,原定计划有变,刘邓首长命令18军在乐山、丹棱地区待命。然后由张国华带领各师一名领导,到重庆受领任务。张国华叮嘱吴忠,刘振国(52师政委)在泸州,由他去重庆受领任务,你率领全师北上返回乐山。

对于全师突然北上返回乐山的命令,一部分官兵意见很大,发起了牢骚,说18军就是啃硬骨头、吃苦的命,驻防川南的好事怎么会轮到18军。对于这种情绪,西南局决策层也早有预判,所以就有了当年邓公与18军师以上干部的经典谈话。

官兵有诸多猜测,有经验的老兵通过研读新华社的文章得出了答案:18军即将担任解放西藏的任务,向西藏进发。他们找吴忠验证,被吴忠训斥了一番。吴忠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,但是他认为,官兵们猜测有一定的道理。想到这一层,吴忠心里也犯起了嘀咕:大家还没在天府之国四川坐稳屁股,突然要到人烟稀少的西藏,这个弯子太陡,工作不容易做啊。

刘振国政委从重庆返回52师,立马向团以上干部传达了北京和西南局的决定,18军担任进军西藏的任务、52师作为18军的主力部队先遣进藏。

这道命令在52师炸开了锅。有一位营长撂挑子,对吴忠说,给部队做动员,你去,反正我是坚决不去的。脾气火爆的吴忠这次没有发火,平静地问这位营长:为啥?

营长说,你说为啥?你问你自己。渡江时,我给大家说,全国解放了,我们打到湖北就可以安家,结果湖北待了没几天,再次南下到湖南,我又给大家说,放心,到了湖南一定可以安家落户,讨老婆。可到了湖南,路还没摸熟,部队又要进军川黔。等成都战役结束,看军首长都在地方任了职,部队也要驻防川南,觉得这下稳妥了,可以在川南安家落户了,大家都觉得这叫先苦后甜。可是现在又要进西藏,现在我们说话,战士们都不相信了,我再也不给战士们做动员了!

搞明白了缘由,吴忠发火了,搞了半天,是想老婆了!能不能有点出息?营长说,这有什么不对?你有老婆孩子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牢骚归牢骚,行动是行动,52师全体官兵还是激荡着视死如归的豪气,踏上了进军西藏的征途。若干年后,吴忠回忆说,战士们有牢骚,这完全不能怪战士们觉悟不高,弯子转得太急了,大家都没有思想准备。

进军西藏的日子定了下来,52师、53师各抽调一个团,组成先遣队分别向甘孜、巴塘进军,52师154团配属军工兵营进驻甘孜,吴忠再一次请缨带154团出征,张国华军长答应了他的请求。临行前,张国华对吴忠说:“你有一笔钱没还我,我们俩人得清清账了。”

什么时候欠了军长的钱?吴忠感觉有些莫名其妙。张国华说,你欠我的猪肉钱,你的兵吃了我父母的猪,我这个当儿子的讨要肉钱,不是天经地义吗?

吴忠羞了个大红脸。那年52师解放了江西永新,有战士到一个农户家买猪,说话不客气,要强买强卖。农户夫妇不服气,就告到了18军军部,军政治部派人查证,不仅查清了事情原委,还得知这对夫妇竟然是张国华军长的父母。

后来吴忠向张国华检讨,张国华笑着说,我父母养的猪,就应该给我的部队吃。现在,张国华旧事重提,吴忠一下就明白了军长的用意,是在敲打他进入藏区后,要严格执行群众纪律,确保中央“进军西藏,不吃地方”的方针得到铁一般的落实。吴忠向军长保证,如有纰漏,自愿接受最严厉的惩罚。张国华笑着说,好,出了问题,我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。

后来部队在进军西藏途中,严格执行纪律,秋毫无犯,以至于在断粮数十天的情况下,也没有白吃过当地群众一粒粮食。前文有述,不再赘述。只是在甘孜驻守期间,吴忠受到他此生以来最为严重的挑衅,一则是昌都总督在给吴忠的信中,明目张胆挑衅。二则是侦察排官兵被开膛破肚杀害,挑战一位带兵打仗将领的尊严。

不仅18军对吴忠擅自派兵过江侦察的行为,给予了严厉批评,而且这次行动的失利让吴忠始终难以释怀。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,但吴忠依然清晰地记着当年刘、邓和李达参谋长等首长联名下发的指示,通报批评20旅的一句话:任何疏忽大意造成的不应有的损失,都有负于人民,是一种罪过。

那是发生在1948年的1月的包信集战斗,20旅对战蒋军整编11师。在这次战斗中,20旅没有严格执行纵队的命令,部队撤退时,发生严重失误,59团一营被敌人包围,400多名官兵成为烈士,全营只有80余名官兵返回。这次战斗失利惊动了军委和整个野战军,20旅多名领导干部受到处分,吴忠受到严重警告处分、59团团长董正洪被撤职,政委阴法唐记大过处分,最严重的是59团一营副教导员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。

吴忠命令部队过江歼灭来犯之敌,但是这次行动被紧急叫停,西南军区和18军先后数次急电,严令吴忠及52师,没有命令,不得擅自挑起战斗。

吴忠急躁的心情被军令按压下来,时间转眼间来到10月,各部队进入战斗位置,52师发布命令10月6日7时,部队由邓柯渡江,对昌都发起攻击。战斗打响了,吴忠激动不已,这一仗一定会为正在北京参加英雄代表大会的52师代表增添无限荣耀。战斗打响之前,吴忠收到了参加大会的通知。他向军首长汇报,西藏不解放,他一天不离开部队。

军首长批准了他的请求,吴忠将一个崭新的日记本拿给师里其他参加会议的代表,并他们到北京,有机会找大首长提个字,作为留念,后来总理在吴忠的日记本上写了八个大字:“为解放西藏而奋斗!”

同年10月24日,昌都战役胜利结束,解放西藏的大门被打开。吴忠的夫人田涛把出生仅有6个月的女儿寄养在藏族同胞家,带着52师30多名女兵组成康藏工作队,赶着牦牛,带着物资,千里迢迢来到昌都。

就在吴忠宣布夫妻同行扎根西藏的时候,西南军区的一纸命令改变了吴忠的人生轨迹,命令调吴忠前往南京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班学习。一开始,吴忠对这一命令十分不解,他找军长张国华发牢骚,张国华让他有意见保留,组织的决定必须服从。若干年后,吴忠回忆起当时的鲁莽,羞愧不已,他差点辜负了组织的一片好意,组织是想让他深造后委以重任的。

1950年昌都战役,吴忠指挥部队过激流

1950年12月6日,吴忠离开昌都,当送行的人群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时,吴忠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感,策马扬奔,一口气跑出去10多里地。人远了,马停了,吴忠掏出手枪对天射击,他边射击边呐喊,打空了一个弹夹后,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,哭着哭着又唱了起来,警卫员被吴忠的异常行为吓傻了,以为师长疯了。可他仔细听了师长的歌声,才发现原来师长是舍不得离开这片土地,舍不得离开这支他参与创建的英雄部队。

“不能忘呀不能忘,甘孜一月永远记心上。我军刚来到,千山万水补给难,飞机空投接不上。藏民生活苦,我们度饥荒。

挖野菜打柴火,捉田鼠,捕麻雀,漫山遍野忙,大家喜洋洋。

田鼠麻雀保健康,吃不完的野菜晒干当存粮。”

原本轻快欢畅的歌声被吴忠唱得悲恸婉转,或许冥冥之中自有感觉,吴忠此次离别将是诀别,此后余生,吴忠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西藏、回到52师。

1954年10月,中苏发表公报,宣布苏军于1955年5月31日前全部撤出旅大地区,旅顺口海军基地设备和苏军装备全部移交给解放军。

1955年2月24日,190师调出64军建制,接收苏军装备,组建新中国第一个机械化师。组建这个机械化师,上上下下都很重视,尤其是确定首任师长时,着实费了一番功夫。

刚开始,总干部部确定了一位副军长,后来经过多方论证,高层还是觉得吴忠比较合适担任第一机械化师师长。据说吴忠能够成为第一机械化师师长,除了其本人思维敏捷、作风泼辣、工作大胆外,刘伯承元帅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原因。

1955年,5月,命令正式发布,第一机械化师成立,吴忠为师长。这一年对于吴忠来说是丰收的年份,他不仅成为第一机械化师的师长,还在大授衔中,被授予少将军衔和三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。

担任第一机械化师师长后,吴忠率先垂范拿到了坦克和汽车驾驶证。拿到这两证后,吴忠的夫人田涛给吴忠下了一条禁令,可以开着坦克在训练场上奔驰,但是不允许开着汽车上路。田涛的理由很简单,吴忠开车技术不行,还老喜欢开飞车。吴忠对于这条禁令虽有不甘,但也只能默默接受。因为他曾开飞车,把怀有身孕的张国华的夫人樊近真给甩到了沟里,以至于张国华的孩子长大后见到吴忠的孩子,还开玩笑说:是你爸爸开车出车祸,把我从妈妈肚子里摔了出来。

有了这个短柄,吴忠从来不敢在夫人田涛面前提开车的事儿,他自诩:田涛是“常有理”,我是“惹不起”。1955年11月,吴忠带领刚刚组建的机械化师参加了辽东半岛抗登陆战役演习,出色完成了任务。演习后,彭、贺、聂3位元帅和罗瑞卿大将检阅了该师参演部队,给予高度评价。

鲜为人知的是,在这次演习中有过一个小插曲。吴忠鉴于机械化师建设现状和我军军情,建议在关键、关键部位,使用机械化师解决关键问题。苏联顾问则不以为然,认为机械化师在战役开始阶段就应该作为突击力量使用。俩人争论不休,坚持己见,苏联顾问斥责吴忠不懂诸军兵种合成作战原则。吴忠则不畏书、不畏上,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【吴忠与夫人田涛】

最后官司打到叶帅那里,叶帅采纳了吴忠的建议。虽然在这次争论中吴忠占了上风,但是他也深刻认识到苏联顾问的建议并非不对,只是不符合我军当时的现状,合成作战是未来战争所向,必须俯下身子认真打基础。

后来,吴忠又带领第一机械化师参加了“机械化师行进间向仓促占领防御阵之敌进攻”实兵实弹演习,观摩演习的总部和军区首长给予第一机械化师15字评价:拉得动、展得开、合得拢、打得响、转得快。

1960年5月,吴忠升任40军副军长,1961年8月31日,机械化师重新恢复陆军第190师番号,重归第64军建制。

【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欢迎投稿,私信必复】

感谢阅读,点个关注再走呗~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社区活动

654人往期回顾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朝阳信息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朝阳信息网 X1.0